客家通社区-客家通网-客家通导航-客家人-客家

快捷导航
查看: 1082|回复: 0
收起左侧

重磅连载丨假面女神(一)文_夏茗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 15: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论是谁都不会怀疑,高中时的赫连是她们所认识的最风花雪月的纯情少女。她和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中的男孩谈着青梅竹马的恋爱,她的小男友又高又帅又温柔,以至于听了她童话般描述,大家都以为这男友是她编造的,但后来这个真的很完美的男生和她的每个闺密都见过面,大家就有点理解为什么赫连会大半夜的跑上寝室楼天台去看流星雨然后感动得泪流满面了——再没有人比她更像言情小说女主角。



[]

每个周末,你总能看见一些女性,她们在暴雨天望眼欲穿地搜寻出租车,她们在拥挤的地铁里顽强地刷睫毛膏补妆,她们在黄色拥堵的高架上从车窗里探出一张张焦急的脸……是的,她们在下班高峰时逆流而动,大无畏地赶往市中心参加聚会。
十年前她们也常聚会,但与当年放学后因不愿与闺密立即道别而在甜品店随意逗留不同,如今她们从班级里最受男生喜欢的女孩变成外企HR,从升旗仪式上代表班级发言的女孩变成银行职员,从偷偷溜上宿舍天台看流星的女孩变成猎头顾问,从带领同学弹劾老师的班委变成投行精算师,在这些成长过程中,她们学会了掩饰伪装、甄别谎言和评头论足。因此她们知道,如果缺席了闺密聚会,后果将会非常可怕。

[]

王旗已经站在公司楼下等了半小时,别说空车,连载了客的出租车也没见一辆。虽然和目的地相距不远,但目的地正好处于两站地铁之间,下地铁后的步行距离用高跟鞋去丈量还是觉得有点远。可是目前看来,这个时间在这个地段打车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回到公司大厅吹了会儿空调,拿出手机在微信群发了条:“打不到车,有人路过淮海路新天地这块吗?”
尹铭翔很快回复:“我堵在南北高架威海路口了。”
幸好李禾多及时伸出援手:“那我让我男友改道吧,我们在瑞金二路。”
由于改道接了王旗,禾多一行反而最晚到店。男友在店门口领了停车卡先去停车,禾多带王旗进门,自报“李小姐订的位”,被店员领了进去,陈萱、尹铭翔和夏秋已经点了茶水坐着聊天。
“你男朋友呢?”
“去停车了。”禾多往夏秋身边坐过去。
为了避免被压住裙子,夏秋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摆。她穿一件小尖领的白裙,包臀的长度,但腰侧垂下很长的白纱裙摆,看起来又有点像长裙。
王旗一边在夏秋对面找位子坐下一边说:“你今天怎么穿得这么女神?”
夏秋抬眼见王旗身上的裸色蕾丝上衣笑起来:“我本来是想穿一条像你这样的粉色裙子,可我妈不让,说太透了。”
“这哪儿透?我里面还穿了打底衫。”
“我那件里面本身有衬裙,我也觉得不透。”
“你妈太保守了。”
陈萱插话进来:“不过穿成像我和王旗这样的在公司也算异类了。我们同事还经常说我太敢穿,我只是穿了裙子而已。”
王旗马上点头附和:“对对对,我也是异类,她们都完全不打扮。”
“怎么可能?外企女白领不都应该穿精致套装拎小香包的吗?”
“才没有。其实根本没时间打扮,而且打扮了也没人看,工作时间里可能忙得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真正可能打扮的,应该是高层吧,她们也有经济实力去打扮。”
“可你都算异类了,应该在公司很出众,怎么不好找男朋友?”夏秋问王旗。
“她太挑了啊!”禾多在旁边叫,“追她的人很多很多的。”
“我一点都不挑,我很想找男朋友好吗?但是找不到啊。”
“前男友找了别人?”
“没有啊。他还蛮想复合的。”
“那干吗不跟他复合?我觉得他蛮好的。”
“我也觉得他很好,对你特别好。”
“可是他是处女座,处女座和射手座怎么可能在一起?”
“哪有人会真的因为星座不合而分手……”夏秋哭笑不得。
“不是因为星座分手,而是他有处女座的特点,特别爱管人。”
而王旗的最大特点是爱玩,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一点没变。她是哪怕感冒发烧到 38.5度,只要接到邀请,仍会赶场去 K 歌的人。高中时和王旗关系最好的是夏秋。王旗家在崇明,离学校很远,那时候大桥还没建好,她回家得坐渡船,所以有时周末懒得回家就住夏秋家,和夏秋挤一张床。但即便是如此亲近的闺密,夏秋也不太能明白王旗为什么那么受男生们欢迎——她不是最漂亮的女生,也不是最活跃的女生,同样不是最风趣、最可爱、最能干的女生。
几乎每个班都会有这样一个女生,男生们对她的迷恋像传染病一样蔓延,看着像跟风,可又个个都显得至死不渝。
王旗长得不像全智贤,可全智贤有张照片拍得走样却和王旗相像了起来,男生们偏要把这张最不像全智贤的海报贴在寝室里,声称全智贤是自己的偶像。
王旗的魅力还不止如此。她在校外有个男友,在校内还有个男友,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人气。即使时隔十年,班里男同学聚在一起喝酒把其中一个灌醉了,逼问他喜欢王旗还是他前女友——
“如果非要选一个的话,王旗。”男生红着脸的样子和十年前一样。
可是就这样一位“那些年我们追的女孩”,实际却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无忧无虑。没有人比李禾多更了解王旗的秘密。虽然李禾多在高一时还曾经为了“谁是和夏秋最要好的闺密”和王旗在楼梯上大庭广众下吵了一架,但后来她发现,王旗是个比夏秋有趣十倍的朋友。
大二那年有一天,李禾多和前男友一起逛商场,无意间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略像王旗,因为对方身边也有男伴、且肢体动作幅度十分大,疑似正在吵架,她并没有马上上前与朋友相认。等到对方的男伴拂袖而去,而女生上前拽他却被甩开之后,李禾多看见了她转过来的脸泪流满面。
于是李禾多几乎立刻就明白了,王旗并不是不重感情,只是太重视其中一份感情;并不是不在乎所有人,只是太在乎某个人。
当她坐在餐桌对面看着王旗用手撑着下颌看似认真地说“你们给我介绍男朋友啊”的时候,她深谙王旗是在说笑。
但夏秋永远都听不懂玩笑:“那什么星座是和射手座绝配的?”
王旗翻着眼睛想了想:“白羊和狮子。可是我不认识什么白羊座的人,狮子座……唔……我认识的所有狮子座不是你前男友就是禾多的前男友。”
“让我想想我还认不认识别的狮子座。”
夏秋话未说完,就被李禾多用胳膊肘捅了一下。
“你还真的要给她介绍啊!”
“对呀。”
李禾多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吁了口气,严肃地对王旗说:“别逗她,她什么话都会当真的。”
王旗决定换个话题,转头问陈萱:“对了,你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
陈萱深吸一口气,目光落在夏秋身上,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急需一个什么话都当真的听众,但凡出现一点质疑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自圆其说。
“我们不结婚了。”
四下安静了两秒,夏秋见女主角的视线指向自己,于是点点头:“结婚是挺烦挺累的,以后我结婚也不想办婚礼,如果能旅行结婚就好了。”
“我是说不结婚,你们不知道‘不结婚’是什么意思吗?我们不结婚了,”陈萱一字一顿地说,“我们分手了。”

[三]

事实上只有夏秋一个人没在第一时间听懂“不结婚”的意思,大家只是太过震惊以至于暂时失语。李禾多回过神追问道:“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交往五年,都快成为亲人了,最终却会分手?
陈萱自己也理不清为什么。
“我不能跟他去深圳生活,他父母也不让他跟我到上海来。之前他过来陪了我一年,他父母已经气坏了。他是客家人,而且是家里的长子,他父母一直不喜欢上海女孩,更希望他找一个广东女孩,至少生三个孩子,还必须要有男孩。我爸妈一听生三个孩子什么的就非常生气,也不同意我嫁他。我爸妈说供我读牛津,不是为了去给人当家庭主妇的。”
陈萱语无伦次地说完,不确定是否能让大家信服。她生怕有人问出和她自己心里一样的问题:“从认识的第一天就知道他是客家人,为什么分手在五年之后?”
幸好尹铭翔身为男生没那么复杂的心思,不懂深究,立刻就帮她把话题转移到对客家人的控诉上了:“客家人不能嫁,我认识的客家人都是家里生一大堆,重男轻女。他们那边一点都不尊重妇女,现在这种年代了,竟然吃饭时女的连上桌的资格都没有。”
陈萱配合地点点头:“是啊,就是这样。他跟我说分手是为了让我幸福,不想我受委屈。”
一般而言,太冠冕堂皇的话,王旗和李禾多是习惯性只信一半的。可是这次连夏秋也没能照单全收。她没有接话,没有反驳任何事,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对面的陈萱。虽然夏秋是标准的上海生、上海长的上海姑娘,但谁也不知道同时她又是客家人,她爸爸是更加标准的客家人。
夏秋自然比在场的任何人都了解那些客家人的规矩,可规矩说到底是人定的。
夏家不是没有挑剔的婆婆和难缠的小姑,可是爸爸在新婚第三天就摔了杯子撂了狠话:“这是我媳妇,也就是我的家人。除了我妈,谁敢让我家人难堪,谁以后永远别进我家门。”诚然,奶奶是被授予了“特权”,可又有哪个年迈的母亲敢在这样的狠话面前故意试探儿子的底线呢?
即使过春节时整个家族几十号人聚在一起,爸爸身为当家主事的,也从不让家里的女人进厨房忙碌。男人过年庆祝,为什么女人就要辛苦?所以每年春节都花钱外请了厨师。
爸爸没说过分手是为了让妈妈幸福,因为他知道怎样才能让她最幸福。
陈萱自己并不相信这样的分手理由,可是她找不出别的理由。如果缺少一个理由,她就会变得惶恐不安,而她迄今为止,已经变了太多。
进高中第一天,陈萱和一个男生吵架,吵着吵着出其不意就抓住对方胳膊咬了一口,又快又准又狠。这个身高一米五五的小个子女生经常能把人吓得跳起来。大部分的时间她喜欢像东北人那样盘腿坐在座位上,十分独特。她曾经无拘无束无法无天,只有她能胜任劳动委员,是因为只有她会把偷奸耍滑不干活的男生打到跪地求饶。更多的时候她不需要动用武力,在那之前就已经用伶牙俐齿战胜了对手。从来没有人指责她过于凶猛,因为她长相过于萌。
如果你是长得像精灵般的维族小姑娘,那么你打几个人都不会被讨厌。这个世界的残酷就在于,公认性格最好的李禾多由于相貌平凡,每一任男友都是自己辛苦追来的;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陈萱却分别创下了这个班的两个纪录——“第一个谈恋爱”和“与全班最帅的男生谈恋爱”,而且陈萱高二就去了英国。
上大学后有几个女生家境变得好起来,但在上高中时,班里真正称得上白富美的女生只有陈萱一个。她高中之前读的是贵族学校,大学读的是学校中的贵族,如果不是看她分享的照片,大家都不知道牛津大学长什么样。照片里的她灵气十足,两根细长的小辫子留到腰,听说只会用描点画图法解函数题的外国同学在她面前都碎成了学力为零的渣。
大学毕业后她从英国回上海,做了投行精算师,已经和现在的男友在交往,准备嫁入豪门。她一直都在其他女生仰望的高度,没有人知道那个高度上有些什么,是什么改变了她。
全班同学大聚会时做游戏,输的人要被搞个恶作剧,轮到陈萱输了,被抢了电话,让男生打给她男朋友故意惹对方吃醋。前面几个输的人被笑闹过都无碍,只有陈萱被抢走电话时脸色都变了,太明显的着急失态,大家见她这样并不敢闹得太厉害,男生只说了两句,很快就把手机还给了她,可她竟然神色凝重地在一旁继续打了近半小时的电话反复向男友解释。
从前那个无拘无束无法无天的小姑娘不见了。她曾经被全班宠着,所以全班都认为全世界就该宠着她,我们的小姑娘根本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
从分手这件事看来,陈萱一点也不擅长解释。现实是只有喜欢她的这些人宠着她,他们听着她支离破碎、逻辑混乱的前因后果就心软了,他们决定找个靶子猛烈攻击,好让小姑娘觉得自己没那么悲惨。
所以可想而知,缺席的人下场总是非常可怕。
王旗觉得,到了这个环节,赫连应该差不多可以出场了。她问禾多:“诶,你今天怎么不叫上赫连?”
“叫了啊,但她要参加 S 牌的酒会。”
赫连同学,谁让你因为商业酒会放了闺密鸽子?

(未完待续)

选自《读者原创版·全世爱》创刊号(20139月)





认识作者:


夏茗悠

自我描述天蝎座,生于光棍节。上海丫头,绰号猪妞。迷糊。爱笑。重感情。

百度百科夏茗悠,女,生于1988年11月11日。北京大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本科生,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写作专业研究生。第八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曾任《光年纪》杂志主编,现为阳光雨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监。著有长篇《8分钟的温暖》《声息》《声息2》《再见,冥王星》,短篇集《是日夏茗》,短篇《分手》《爱殇》《世上只有》等。

夏茗悠新浪微博二维码





青春正能量,见证成长见证爱!




                    
                        


来源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TA5ODI4OA==&idx=1&mid=10000244&sn=00bf223c094041fd63f26c08a3159287
客家通天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客家通社区 ( 闽ICP备 12010702号-1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170号

GMT+8, 2021-2-26 00:27 , Processed in 0.178519 second(s), 2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