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通社区-客家大历史-唐宋音·客家话-客家通网-客家通导航-客家文学-客家人-客家

快捷导航
查看: 1670|回复: 0
收起左侧

客家文学的一面旗帜:程贤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 01: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客家文学的一面旗帜:程贤章


      114下午,参加梅州市文联举办的《客家文学的一面旗帜:程贤章》纪录片首映仪式,带回两盒光盘。回到家后迫不及待将视频上传,和大家一起分享有关程伯的故事。

客家文学的一面旗帜:程贤章



首映室现场




壮旺其人



程挺芳



我认识壮旺,缘于父亲生前对《青年作家》报的关爱,以致父亲和这帮小字辈的青年作家们成了忘年交。我因经常回梅州陪伴晚年多病的父亲,自然也就和这帮青年作家们成为了好朋友,壮旺就是其中的一员。
父亲晚年因行动不便,经常召集青年作家们到其办公室座谈,听他们讲讲《青年作家》的办报情况、文坛动态、社会新闻、坊间故事等等。这种座谈基本都是以闲聊的方式进行,气氛非常融洽,无拘无束,这种座谈据我所知壮旺是从来不缺席的,而且话题颇多。在一次和青年作家们座谈时,提及想找一个年轻小伙子做生活秘书,父亲本意也是随便说说,并无心真要这帮年轻人去帮他找,因为父亲知道要找一个称心的工作人员,难度太大了,说过了也就把这事忘了。谁知过了半个月左右,一天壮旺专门来找父亲,对父亲说:“程伯,我已经替你物色到了一个小伙子,今年十七岁,我觉得相当不错。”父亲先是睁大着双眼,惊愕地看着壮旺,然后哈哈一笑,对壮旺说:“阿旺,我先谢谢你,你物色的这个小伙子是九零后吧,那不是和我孙子差不多大,这个年龄的孩子能吃苦吗?有意志力吗?”壮旺见父亲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便诚恳地对父亲说:“程伯,我认识你这么长时间,基本了解你的脾气和生活习性,也知道你的名气地位,阿猫阿狗我不敢往你这送,这个小伙子从农村出来,能吃苦。边工作、边学习、边培养,我知道程伯培养了那么多人,是培养人的一把好手。”壮旺不失时机地把父亲夸了一通,父亲听后心情大悦,大声对壮旺说:“那就明天带小伙子来见一下,看是不是阿猫阿狗。”壮旺向父亲推荐的这个小伙子就是父亲晚年的贴身生活秘书小丘,小伙子果然吃苦耐劳,在父亲身边工作到父亲生命的最后一刻。后来我才知道,壮旺为了小丘能到父亲身边工作,在后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父亲生前爱读书,几近到了手不释卷的地步,“读书、写作、玩古董”是父亲生前对自己晚年生活的总结和写照。2011年后因身体原因,已不能正常阅读,父亲要读书只能靠别人念给他听。有一次我从深圳回梅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了,父亲一边泡着脚,一边对小丘说:“打个电话给阿旺,叫他过来读书”。小丘一脸的难色,轻声对父亲说:“老爷子,这么晚了,旺哥可能睡了。”父亲说:“他都三个孩子了,又不用抱老婆睡觉,没那么早睡,快点打。”父亲固执地说。小丘只好转而向我求援,“挺哥你看,旺哥前天才过来读书读到十二点,声音都读哑了,今天又要他来读书,不好吧?”我了解父亲的脾气,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不可更改,几十年来都这样,和他斗争的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于是我对小丘说:“叫你打你就打,阿旺要是睡觉了就算了,我来读书。”小丘无奈,只好去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就听见小丘说:“旺哥,程伯叫你过来读书,你能来吗?”“哦,好。”电话挂了,前后不到十秒钟,小丘走过来和父亲说:“旺哥说十分钟之内到。”父亲“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十分钟不到,门铃响起,壮旺已经到了。壮旺进门后和父亲打过招呼,喝了杯茶润了润喉咙,就拿起案几上放的书,问父亲:“程伯,我们今天从哪一章开始读?”父亲说:“随便吧,你喜欢哪一章就哪一章开始。”壮旺好像当时选了一篇《醉美是花城》,就大声朗读起来。大概读了一个小时后,壮旺的声音开始沙哑,并伴随着不停的咳嗽。“好了,好了,阿旺今天就到这吧。”父亲打断了壮旺,壮旺轻轻地咳嗽了两声,对父亲说:“这文章写得很好,还有一点,马上就读完了,我把它读完。”然后读书声再次响起。书读完了,我看见父亲的眼角噙着泪水,我不知道父亲究竟是被文章的情节感动了还是被壮旺的精神感动了。壮旺走后,父亲对小丘说:“你以后做人要好好向阿旺学习。”然后侧过脸来指着我说:“还有你,老大不小了还是混混。”我当时心里掠过一丝的不快,但并没有顶撞父亲。父亲弥留之际,壮旺多次到ICU重症监护室探视父亲,每次出来都抱着我哭成了泪人。抱着壮旺,我想起了那天晚上父亲眼角的泪水。
今年七月,我回梅州办事,壮旺盛情邀请我到他家里作客,房子不大,家具摆设也非常俭朴,客厅里堆满了书刊报纸,但收拾得整整齐齐,看得出这里是客厅兼工作室。让我惊诧的是壮旺家里鼎盛的人气,齐刷刷七口之家,父母、妻子、三个孩子,我已经有多年没有见过这种大家庭生活了,起码在我的周围,这种大家庭生活已经消失怠尽了。我问壮旺:“你是80后吧?”“81年的。”壮旺笑着回答。我说:“那要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你挺辛苦的。”“节俭一点,没有问题。”壮旺脸上仍然洋溢着笑容。“你也写作吗?”我突然换了个话题。一听写作,壮旺的眼睛立即放出了亮光,“写呀,不写怎么对得起程伯,我还出过两本书呢,你给我点评一下。现在准备出第三本,争取今年内出来。我除了写文章还到嘉应大学讲课呢,那些大学生被我唬得一楞一楞的……”壮旺一席话说得挺兴奋,我也是听得目瞪口呆。他后来和我说了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来,只是拿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这位穿着四季裤、光着脚、脸上永远露着阳光的笑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80后年轻小伙子。心里明白了为什么父亲要叫我向壮旺学习了,想着想着我的脸一下火烧似的红到了耳根。
前些日子壮旺给我打电话,兴奋地告诉我,他的新书马上就要出版了,我也由衷地为壮旺感到高兴。我虽“贵”为作家之后,却从未有过片言只语见诸报端,为壮旺的真情和精神所动,遂也斗胆为壮旺新书《壮写十年》添一片新绿,聊作衬托。
201310

程挺芳,程伯儿子,现居深圳。
本文选自《壮写十年》

年初三和挺哥芳嫂泡茶聊天。“精神富翁”是原中国司法部部长邹瑜同志给程伯的亲笔题词,这四个字恰到好处地总结了程伯的一生,也机缘巧合地成了我人生追求的目标。


欢迎关注郑壮旺公众号:a274300511





                    
                        


来源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src=3&timestamp=1480583595&ver=1&signature=0KY2W3Zmh8tDfoGGTVydfWP38hmOycTkG131m2gAOnI6E*fhKJV7Xa*8G0WOrJLhgx7OihNpiLwaiBPRD-HuMnkpi1MQ7aSW7jrU6NtSxMm-y-Xg6tz3yIh-EM6mD*xUBd1apP4hDmoRpJl*YUbIWhnBzd7ahCrjuwU4TJA3Cew=
客家通天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客家通社区 ( 闽ICP备 12010702号-1 )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170号

GMT+8, 2022-6-30 03:08 , Processed in 0.094777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