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887|回复: 1

客家人起源的遗传学分析

[复制链接]

6039

主题

2697

回帖

10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03304
QQ
发表于 2014-1-21 15: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客家人起源的遗传学分析
李 辉1,潘悟云2,文 波1,杨宁宁1,金建中1,金 力1,①,卢大儒1,
(1·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现代人类学研究中心,上海 200433; 2·上海师范大学语言学研究所,上海 200234)

摘 要:客家人是南方讲客家话的特殊汉族民系,其来源学术界有一定争议。该研究对福建长汀的148个客家男子做了遗传分析。从父系遗传的Y染色体SNP的主成分分析看,客家人与中原汉族最近,又偏向于苗瑶语族群中的畲族,不同于其他南方汉族偏向于侗台语族群。混合分析发现客家人数据结构中汉族结构占80·2%,类畲族结构13%,类侗族结构6·8%。各族M7个体Y-STR单倍型的网络结构分析发现客家人中类苗瑶结构有两个来源,其一来自湖北,其一来自广东。客家人之类侗族结构应来自江西土著干越。客家人母系遗传的线粒体RegionV区段9bp缺失频率为19·7%,与畲族很近,不同于中原汉族。客家人的主要成分应是中原汉人,畲族是对客家人影响最大的外来因素。与客家话中的苗瑶语特征相印证,客家人可能是古代荆蛮族的核心成分不断加上中原汉人移民形成的。客家话等南方汉语方言最初也可能是南方原住民语言在中原汉语不断影响下逐渐形成的。

该文“3
讨论”部分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

3.1 客家人可能的主要来源和迁徙路线

从Y-SNP数据看来,客家人与中原汉族最接近。分析得到的80·2%汉族结构说明客家人中大多数男性可能来源于中原汉族。所以罗香林的观点是有一定根据的,但并不全面。另外,我们也注意到客家人相当高的H6比例是与中原汉族不同的,这不知是客家人在迁徙过程中形成的,还是在中原时就与其他部落不同。但是南方确实有许多汉族特殊群体H6比例偏高,这是个有待探讨的现象。

如果客家人真的来自中原,他们应当是通过湖北、江西进入闽西的。在通过湖北时,融入了部分当地荆蛮土著的M7突变个体。当然也无法排除这部分M7个体是后来个别地迁入客家人地区的可能性。江西地区的土著据记载为干越,后来的山都木客据考也属于干越[21]。侗族自称“干”(Kam),也有一种来自江西的传说[22],很可能是干越的后裔。所以客家人中6·8%的与侗族相似的结构,也很可能来自其迁徙路线上江西的古代干越族,与其他福建民系不同。其他民系含有H12而没有发现H9、H10、H11,最可能是闽越后代的成分[23]。而干越和闽越虽同属百越,但百越的遗传结构在相对一致性之外内部也有明显的差异[24],所以这两支也可能有很大不同。客家人没有进入福建腹地,所以没有接触到闽越族,而江西和闽西的干越则部分融入了客家人。当然大部分客家人从中原经湖北、江西进入闽西的推测还要全面考察和验证。

3.2 畲族可能是客家人最大的外来影响

为了辨认汉藏语各群体受侗台、苗瑶不同的影响,前文各族主成分分析结果特意把侗台和苗瑶拉向两端观察。大部分南方汉族显然偏向侗台语群体,可能受百越影响比苗瑶影响大得多。而客家人则不同,更多地偏向了苗瑶群体。所以,客家人中虽然也有百越成分,但其受畲族影响大得多。畲族是唐宋时期从广东迁来的苗瑶类群体,对于福建越族土著和先到汉民而言,同客家人一样是“客”。这两个群体之间接触甚密也很自然,所以北上经客家地区的畲族大多改用近客家话的汉语方言[25],而客家人也涵入了很大部分与畲族一样的广东苗瑶群体的遗传结构。

母系血统比父系血统的交流频繁得多,所以父系结构上客家人13%的畲族成分对客家总体遗传结构而言可能是很保守的估计。从母系的线粒体Region V的9 bp缺失情况看来,客家人与北方汉族差异颇大,而基本与畲族一致。可能这两个群体之间的通婚曾普遍发生。

另外,长汀是客家人的中心地区,所以汉族成分必然是相对高的。在边远地区的客家人中的汉族成分比例就不能保证那么高了。很可能存在有些地区的客家人完全或主要来自畲族。这要更多的田野调查来验证。特别是其他客家人聚居区,比如广东梅州、江西赣州等地的客家人,其遗传结构也需要进一步研究,不能认为必然和福建长汀的一致。

3·3 客家人遗传结构对客家话发生研究的启示

客家话中含有相当多的苗瑶语词汇,而很少有侗台语词汇。这些词汇都是不常用的基本词,不会是因为汉人借用苗瑶语,很可能是客家人的最早的成分———古代的荆蛮族为了与汉人打交道,借用了大多数汉语词汇,而保存那些出现频率不高的词语。南方方言中有大量无法找到汉语来源的语词。合理的解释是原始客家语并不是中原地区的汉族移民带到南方来的,而是当地的原住民荆蛮人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形成的混合语。在开始的时候,可能带有更多的荆蛮话土语,后来受汉语的不断影响,汉语的成分越来越多,就成了真正的汉语方言,只有少部分荆蛮土语还残存在现代的客家话中。因此推测客家人最早的成分可能是荆蛮族,故而在客家人的遗传结构中会有部分来自湖南湖北的苗瑶成分。

但是,如果认为原始客家语并不是中原移民带来的,又怎么解释客家人的遗传分析汉族为绝大多数,又与中原汉人最接近呢?客家话的形成过程中,当原始客家话在荆蛮人中形成以后,尽管每个时代都有大量的中原移民加入,因而改变了这个语言社团的遗传组成,但是他们也都是陆陆续续移入的,一代一代地融进客家的语言社团。每移进一个家庭,他们的子女这一辈就学会了客家话,完全融入并壮大了客家语言社团。所以语言的特征保留了,但是遗传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客家话也不断地变化,但是主要是受汉语权威方言的影响。在历史上的某个时期,客家人与畲族一起南迁到赣闽粤交界,长期的接触使畲族人接受了客家话。

所以客家人的遗传结构与其语言特征相印证,提示这一民系可能是在荆蛮族的核心上不断加入汉族移民形成的。这也支持与传统的语言史观不同的观点,认为大部分的南方汉语方言,最初可能是南方原住民在中原汉语不断影响下逐渐形成的[26]



原文见:遗传学报 Acta Genetica Sinica, September 2003, 30 (9): 873~880 ISSN 0379-417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对话创始人  关注客家通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客家通社区 ( 闽ICP备 12010702号-1 )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170号

GMT+8, 2024-5-18 08:41 , Processed in 0.12529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