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通社区-客家大历史-唐宋音·客家话-客家通网-客家通导航-客家文学-客家人-客家

快捷导航
查看: 3357|回复: 0
收起左侧

念庐的“春天”(邱洪荣)

[复制链接]

5

主题

11

帖子

47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73
QQ
发表于 2017-8-30 09: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念庐的“春天”

邱洪荣

      
微信图片_20170827160910.jpg


    天刚亮,东溪的小鸟就亮起了嘹亮的歌喉,三嫂(化名,本文第一节和第四节内的名字都为化名)也像往日一样打开了厚重的念庐大门,那“吱呀”的开门声,在寂静的早晨显得特别的清脆。三嫂照例从大门的内侧拿出翠竹编制的大扫把,开始在大门前清扫。大门的左侧种了一棵杨桃树,前面是紧临东溪的一排麻竹,右侧一条石砌路通向小溪。其实,门前并不脏,偶尔也只是几片飘落的树叶。但三嫂还是非常认真地扫着地——一如每年的每一天。
       此时的鸟儿们唱得更欢了,不时还伴随着追逐的打闹声。念庐内的二楼此时也开始热闹起来。随着“吱呀”“吱呀”的开门声,念庐的妇女们陆续走出房间。刘嫂趿拉着拖鞋,一只手捂着不断打着阿欠的嘴巴,来到对面的房间,拍打着房门:“华华,起床了,起床了。起来后记得煮饭,妈妈去洗衣服了。”罗嫂嘴巴里咬着一根橡皮绳儿,两只手正在拨弄着头发。她们妯娌相继走下了楼梯,各自到了自己洗衣池旁漱口,然后又不约而同地拎起水池旁装满衣服的水桶向门外走去,两个人相互嘀咕着。此时的东溪水岸,除了鸟鸣声外,又多了三嫂用洗衣板拍打衣服的声音。“三嫂早!”刘嫂和罗嫂异口同声地说。三嫂抬起头,看了她们一眼,笑着道:“早!”南方暮春的早晨,水并不冷,只要不下雨,念庐的妯娌们更愿意拎着水桶,人站进水里洗衣服。将衫裤之类,泡上水,放在平整的石板上,涂上肥皂,用洗衣板拍打几下,然后放进流动的溪水中漂洗几下,然后再搓洗、拧干,便大功告成。她们也总愿意用这洗衣服的时间聊事儿:或说着今天的打算,或唠叨着昨晚看的电视剧,亦或说些邻里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这时,琴妹也拎着一只小红桶,一边打着阿欠,一边扭着小屁股慢慢走下石阶。“婶婶们早!”刚说完又是一个阿欠。罗嫂抬起头,俏皮地说:“不早了,你们年轻夫妻晚上事儿多!”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三嫂和刘嫂跟着也笑了起来。琴妹红着脸,放下小红桶,把左手插进水里,拔拉着水洒向罗嫂,“死不正经。”“哎呦……”罗嫂大声地叫着,一边用手遮挡着头部。三嫂和刘嫂又是一阵大笑,笑声和着拍打衣服的声音在早晨的东溪里荡漾开来。
      华华正在屋内的灶头边忙碌着,洗锅,放水,生火。然后拿起英语书,一边添柴火,一边念着英语课文。虽然大家都买了液化灶,也都有了高压锅,但念庐的妇女们仍然喜欢在大锅里煮饭。饭煮九分熟,然后用竹篾编制的大爪篱捞出放置在木制的饭甑里,再将饭甑放锅里鬲上蒸上一段时间,待饭甑里最上一层出了气,便端起放一边。这样的饭又香又可口,全家人都爱吃。那饭汤,用大的盆子盛起,白天当作开水喝,散发出诱人米香中带着一股甜味儿,很是养人。华华白里透红的脸蛋或许就是因为喝这汤补养出来的呢。华华是念庐奠基人——年庐居士的第六代孙子,如今正在念庐居士创办的明强中学念八年级。正逢周末,乖巧懂事的华华既能分担母亲的家务,又不想耽误学习,于是在这煮饭的间隙读着英语。
      短暂的早晨在女人们的忙碌中悄然逝去,早饭后,念庐的男人、女人便都外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儿了,念庐只留下小孩和老人们。要在以往,此时的念庐早成了孩子们的天堂:两三个男孩子聚在一个厅里打着四角板;两三个女的聚在另一个厅里跳着九宫格;两三个又聚在另一个厅打着五子石;还有滚着一个小铁环在四个厅间的天井四周遛着圈儿;稍大的孩子拿着绳子在门前的坪里使劲儿地抽打着旋转的陀螺……念庐的四个厅里,房前屋后,到处都荡漾着他们欢快的笑声。然而此时,念庐里有的只是电视的声音,偶尔夹杂着华华弟弟看电视发出的笑声,或者奶奶催促他去念书的责怪声。华华自觉地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她早把两天的周末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她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股无穷的力量推着她前进。
      太阳总是爱偷懒,出来走了一圈又躲进了山的那一边,我们并不知道它在山那边如何快活,但劳累了一天的念庐男女们总算迎来属于他们的短暂快乐。念庐的后门,现在已经建起了一个“丘复公园”。晚上,妇女们爱聚在这儿不停地跳着“小苹果”。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些年长的妇女,有时还有爷爷们,笑着用手指着跳舞的女人们,评头论足:“还是琴妹跳得好。”“你看,三嫂又慢下了,刘嫂也不行。”……三嫂,刘嫂自然不会理他们,依旧跳着欢快的舞;只有琴妹,听着褒奖,那漂亮的小屁股扭得更是好看了。男人们坐在亭子里头,有些敞着衣,有些捋起了袖子,有些还端着饭碗,有些手里抓着酒瓶儿,正在为三叔和经叔下棋“指点江山”,偶尔也传来粗鲁的争吵声。
      晚上的快乐会随着跳舞音乐声的停止而慢慢散去,念庐也便在喧闹声里慢慢静了下来。此时,只有华华房间的灯光依然耀眼,那灯光下修长的身影伴着念庐静静地走下去……
      提起念庐,就不得不首先简单介绍它的第一代主人:丘复,字果园,别号荷公,人称“荷公先生”,清末举人。丘复于1914年开始兴建念庐,建成于1918年。因此,他自称“念庐居士”。让时间回到清朝末年,我们一起看看近代史上“不平凡”的杭川名人创造的属于他的“春天”。
      “胖古子如是娇弱,能胜读书乎?”居士于光绪五年(1879年)始往起学,其叔婶林太君如是曰。居士因在家很受各堂喜爱,五、六岁尚不离怀抱,因此,当他六岁随叔父们上学时,大人们不免担心。但是,居士刚上学,便表现不凡:读书一回家,便催促母亲准备饭食,就怕返学堂落在人后。林太君喜摩居士顶曰:“奇哉!一入学堂,即不装娇矣,真可儿也!”至此,居士在学堂学习,异常勤奋。光绪十八年(1892年),居士应县试,获第一名。再应府试,获第六名,随应院试,取进郡庠(县学)。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居士时年24岁,赴省试,中第六十三名举人。虽然前后两次(25岁、31岁)进京、赴河南会试未能再中,但之后的一系列举动,让其名垂青史。   
      1909年,居士加入了由陈去病和柳亚子等人发起的革命文学团体“南社”。居士他们树起了反清革命的旗帜,写作了许多具有鲜明政治色彩的诗歌。如在寄“南社”友人曹耐公诗中回忆说:“忆昔纪年初,同登傀儡场。满地皆疮痍,当道多豺狼。环视民疾苦,隐痛背刺芒。锐志谋兴革,建议关梓桑。”1911年辛亥革命,终于推翻了封建专治统治,建立了民主共和国。后值袁世凯篡夺胜利果实称帝,张勋复辟,居士又对起伏的民国担忧,他在诗中写道:“一支灿烂自由花,嫩蕊柔条爱护加。何意狂风摧折甚,眼看暗淡物无华。”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寇大举侵我中华,居士气愤地写道:“不义多行终自毙,同仇共起已皆然!”抗战胜利后,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快乐,写道:“还我河山复旧疆,高歌莫笑老犹狂。根除蔓草平倭寇,手植梅花拜郑王。”
      居士用他的妙笔书写了很多诗句,作品等身,很多诗句针砭时事,激励后人,一直被杭川百姓所熟稔。但是更为可贵的是,居士还创办了不少学堂。他认为办好教育是强国智民的头等大事,因此努力为国育才。1905年元月,他在爱国人士丘逢甲的倡导下,在上杭城内丘氏总祠创办第一所民力师范(传习所),担任监督。次年秋,他在家乡蓝溪曹田村创办立本学堂,任堂长。1912年,他倡议把县城琴岗小学升格为县立中学(现上杭一中和上杭二中的前身)。1941年,他在蓝溪安仁寺创办明强中学,任校董事长和校长。居士在《立本学校十周年纪念祝词》中说:“国之强大,民智是赖”。他在明强中学校歌中为学校阐明“明强”的意义是“虽愚必明,虽柔必强”,要求学子们发扬“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的校风。居士还前后被选为省议员和全国参议员。1914年,因军阀的内讧,被选为“全国参议院议员”的居士未赴任,但他仍用自己的影响力为杭川家乡和潮汕地区广泛筹集资金办好教育。
      1950年11月7日,“诗文志集,振耳溃聋;设校兴学,泽惠后人”(旅台族贤琼华语)的居士在念庐家中安详辞世,享年七十七岁。他用他的勤奋、智慧、才学和热心创造了不可泯灭的“春天”。这“春天”像大海中的灯塔,投射出万丈光芒,激励着一代一代的“念庐人”……
      念庐的子孙并没浪费这可贵的一束光,他们沿着这束光前赴后继地创造属于他们的“春天”。
      居士长子辉奎,就读于广东蕉岭中学,毕业后一直从教;生平刚健笃实,与世无争,晚年退隐,深居简出。辉奎先生长子其愷,1944年秋参加抗日知识青年军,结业于三明训练团。抗战胜利后任县田粮会计以及省立上杭中学和明强中学职员。其愷次子允纪,为人正直,任村干部,办事公正,为村民所称道。辉奎次子其恬,1944年就读于福州高工机械技术科,1948年毕业后,曾到台湾实习任职,次年春返回故里,先后在明强中学和稔田中学任教员。其恬先生一子允平,曾任县果杂公司副经理。允平一子小全,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毕业后就职于上市公司——紫金矿业公司,现任紫金矿业公司权属子公司武平悦洋公司党委书记、总工程师。其恬先生另一子允明,毕业于福州大学,工程师,历任县地质矿产局副局长和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居士三子辉谦,曾就读于汕头中华医院,历任上尉军医和广东盐务专员,1943年返乡曹田,出任蓝溪中心小学校长。辉谦先生独子其宪,十一岁时丧父,在年迈的居士关照下,得以成长,考入解放军测绘学院,毕业后在国家测绘局测绘研究所和中国测绘研究院任高工和研究员等职。
亦多子嗣,皆有成就,不一一赘述,故请未列名者见谅。
       居士生前著作颇丰,著述有《念庐诗集》、《念庐诗稿》、《念庐诗话》、《念庐文存》、《愿丰楼杂记》和《南武赘谭》,2013年已以《丘复集》(上、下两册)结集出版;编校有《后汉书注校补》、《杭川新风雅集》、《古蛟诗选》以及《上杭县志》、《长汀县志》、《武平县志》等几十部书。这些著述,除《后汉书注校补》未能出版,手稿也轶失外,大都已经出版,但只有个别图书馆和民间少数人有收藏。这些宝贵的文献,一方面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思想进步、热心教育事业的清代举人、近代杭川名士的伟业,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知晓了“念庐人”的磅礴上进的“春天”。
      为纪念念庐居士其人,缅怀他的伟业,在居士后人的努力下,念庐旧居得到保护,现已列为“镇文物保护点”(19929月)。同时,在政府的扶持下,旧居的西侧地块上建立了“丘复公园”,将居士的一些诗文刻于石碑上,竖立于园中,供后人瞻仰、吟读与凝思。

念庐全貌

念庐全貌

      斯人已逝,后人不忘其志,让念庐永远焕发出春天的光彩。
      华华的周末转眼就过,傍晚来临,她背起书包,走出门外,抬头看了看大门的对联:念祖惟修德,庐田在力农。隶体的字,柔中带刚,她仿佛悟到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转身慢慢地走向先祖创办的明强中学,背影在夕阳中拉得很长很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客家通社区 ( 闽ICP备 12010702号-1 )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170号

GMT+8, 2022-5-26 04:16 , Processed in 0.080707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