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通社区-客家大历史-唐宋音·客家话-客家通网-客家通导航-客家文学-客家人-客家

快捷导航
查看: 1893|回复: 0
收起左侧

步云乡名的来历,90%的上杭人都不知道

[复制链接]

183

主题

183

帖子

40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034
发表于 2017-5-12 09: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层峦叠翠的梅花山腹地,有一个美丽的乡镇——上杭县步云乡。步云乡在龙岩有着特殊的地位,不仅由于闽西第一高峰狗子脑坐落于此,更因为它是红色闽西唯一一个以烈士名字命名的乡镇。
然而,随着岁月流逝,那一段浴血奋战的历史渐渐被许多人淡忘。更为遗憾的是,有关英雄罗步云的事迹,不仅在党史中极少记载,甚至在步云乡当地也已经鲜为人知。
2016年最后一个月,是罗步云牺牲80周年的日子。本着不忘历史的初衷和对烈士的敬意,记者一行专程前往步云乡,通过采访当地相关人士、翻阅有限史料、实地探访遗址,逐渐寻找到罗步云最后的身影,那些已经模糊的英雄故事在视野中重新清晰。

640.webp (19).jpg
罗步云逼和地方民团事件旧址

翻山越岭 敌后传火种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艰苦卓绝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随之拉开序幕。
据罗步云战友俞炳辉的回忆录记载:罗步云所在部队奉命向闽南敌后发展,部队在大田经过一场战役后受到一些损失。司令员牺牲了,剩下的部队不到二百人,由温含珍、罗步云等同志率领。
山高林密又有猛兽出没,还要躲避追兵,罗步云一行艰难跋涉,于1935年夏天到达这片在当年被称为“贴长”的山区,很快与当地的红九团、明光独立营汇合整编。
当时,主力已经转移,留守闽西的红军被四处围剿,然而,在如此险恶环境下,顽强的红军将士依然坚持在这里传播革命火种。在大斜村,罗步云找到接头户罗金凤,并在其引导下陆续发展了官炳林、官美开、官炳堂等人参加革命,建成 “贴长游击队”。当年年底,岩(龙岩)连(连城)宁(宁洋)县军委员会成立,罗步云任主席。1936年6月,他又在“双髻山会议”后任岩连宁军政委员会主席,后又任岩连宁苏维埃中心县委副书记。
期间,罗步云随组织分别流动于贴长乡的龙龟、丘山、中村、大斜等地,开展革命宣传,引导当地群众参加游击队。

文韬武略 逼和地方团

据龙龟自然村77岁的老人罗松森回忆,当过游击队员的父亲告诉过他,罗步云身材高大,能文能武,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他为“罗大个子”。“身穿长衫,背披蓑衣,头戴斗笠,腰别手枪,肩上扛着一把大砍刀。”罗松森说,父亲对罗步云最深的印象就是这样一副“侠客”形象。
罗步云力气很大,据说一根手指就能提起一桶水,张开双臂能平举两桶水,健步如飞。此外,还有传说罗步云曾当众掏出手枪连发三枪,打中高处梨子的细柄,果子应声而落。由于罗步云枪法奇准,敌人“闻罗色变”。
更令人惊奇的是,粗犷的外表之下,罗步云不仅能写会画,而且足智多谋。位于丘山村的一个小祠堂,就曾见证过罗步云带领游击队逼和地方民团惊心动魄的故事。
1936年6月间,在闽西“清剿”红军游击队的国民党正规部队撤离,去对付“两广事变”,岩连宁根据地形势有所好转。为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并争取更大活动范围,贴长游击队决定与当地一个民团停火议和。
作为研究罗步云30多年的民间学者,《步云乡志》编委林光芃向记者讲述了“丘山会盟”的经过:在约定议和的当天,双方分别在丘山两边的山林陈兵布阵,以防不测。我方罗步云、温生辉、吴家发端坐祠堂,迎候素未谋面的对方代表。经过一番谈判,罗步云成功说服民团建立互不侵犯关系,与会者皆大欢喜,双方队伍随后齐聚祠堂,歃血为盟。经此一会,贴长游击队收获对方20多条枪,队伍一度壮大到30余人。

军民一心 血火铸情义

时至今日,行走在龙龟村的竹山里,时常可以在斜坡上看到直径两三米的圆形土坑,坑壁上留有若干深孔,里面被熏得漆黑,这就是当年游击队员住过的山寮的遗迹。
罗松森说,罗步云来到贴长地区后,与战友们在离大斜、龙龟、丘山等村不远的山上搭起山寮,“白天到村里和村民一起劳动,晚上就住在山寮里”。
由于敌人的封锁,当时生活十分困难,当地群众就把家里仅有的一点大米都送给游击队员充饥。有的村民还常常给游击队送信,告知当地敌人活动情况。在罗步云的影响下,当时大斜村的青壮年大多参加游击队,几乎家家都成了接头户。
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当地群众承受着巨大的苦难。为了彻底断绝民众与红军游击队的联系,国民党军实行保甲制和“连坐法”,若有一户违反当局禁令,十户以至整个村庄将受到连坐。“不少革命群众的房子被烧掉了,步云同志不仅领导我们发动群众重建家园,而且还亲自动手帮助群众搭棚子修房子,使群众很快恢复了生产。”俞炳辉的回忆录这样写着。
据记载,当时龙龟一个小山村只有50多人,参加游击队的就有21人。这里的群众不仅为游击队提供食住,还常为他们传递情况,护理伤员,护送革命同志转移,冒着生命危险支持革命斗争。有一次,游击队通讯员官炳兴到吴朗打探消息,被蛟潭壮丁发现后抓到,被活活打死。

坚贞不屈 红土埋忠骨

1936年9月,“两广事变”结束,国民党反动派调集军队开始更残酷的“清剿”,形势再度紧张。据林光芃介绍,同年12月,游击队里的马庆林叛变,暗中勾结古田的反动派对游击队发动突然袭击,游击队政委温生辉等同志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之后,叛徒又编造了一个假情报,将罗步云从山寮骗至联络人罗如春家里。在狭小的屋子里,几个反动分子趁其不备一拥而上,搏斗中,罗步云被砍刀砍中额头,鲜血和头皮瞬间盖住了他的眼睛,最终被捕。马庆林一伙将罗步云捆绑押到蛟潭村,严刑拷打逼其交出中心县委名单,罗步云始终紧咬牙关不吐一字。威逼利诱无果,罗步云于是被气急败坏的反动派押至火围岭残酷杀害,牺牲时年仅30岁。
罗步云被害的消息传来,干部群众悲愤交加,部队很快组织了反击,然而因敌人早有准备,复仇未果。次年10月,在俞炳辉的带领下,红军游击队在马屋(地名)围歼马庆林、林锡伍等叛徒,最终为罗步云报了仇。

英雄无名 人民为之记

“一九三六年于步云乡蛟潭村被捕牺牲,江西人”,罗步云如今与另一位烈士吴家发被合葬在上杭县烈士陵园,关于他的信息,墓碑上只有如此寥寥数语。实际上,由于年代久远、资料缺失等种种原因,关于罗步云的史料也是相当稀少。
据多位与罗步云共同战斗过的老同志生前回忆,罗步云并非其本名。当年,罗步云来到贴长乡,路过当地“步云书院”,看到书院虽已衰败,但仍不失壮观,又觉得“步云”两字文雅而灵动,加之当地罗姓较多,遂化名“罗步云”。
就这样,一个江西汉子,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当地人民的解放,战斗在异地他乡,在生命最后一刻连真实的姓名也没留下。
然而,人民不会忘记他,不会忘记每一个为人民战斗的英雄。为缅怀罗步云的英雄事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将罗步云生前工作战斗过的贴长地区更名为步云乡,把罗步云与温生辉战斗过的龙龟、丘山自然村合并为云辉村。
2016年8月,一座崭新的风光亭在云辉村被树立起来。云辉村党支部书记罗先勤告诉记者,为纪念罗步云,步云乡和云辉村以及部分村民自发集资10余万元兴建了这个“步云亭”,当地还计划建造一个纪念碑和纪念公园,以此纪念更多牺牲在这块土地上的烈士。

640.webp (20).jpg
《福建日报·龙岩观察》 第三期(AL04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客家通社区 ( 闽ICP备 12010702号-1 )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170号

GMT+8, 2022-5-26 04:11 , Processed in 0.111462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