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通社区-客家大历史-唐宋音·客家话-客家通网-客家通导航-客家文学-客家人-客家

快捷导航
查看: 2087|回复: 1
收起左侧

龚兴芳读《论语》:悌

[复制链接]

183

主题

183

帖子

40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034
发表于 2017-2-14 17: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龚兴芳,福建上杭人。高中语文教师、北京大学“云国学”研修班首期结业学员、广州养正教育集团讲师。儒学爱好者、传播者,目前专研《论语》。

悌,读tì,弟弟对待兄长的正确态度,《论语》中常写成“弟”。
《论语·学而篇》:
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1·2)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汎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1·6)
《论语·子路篇》: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硜(kēng)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shāo)之人,何足算也?”(13·20)
《论语·宪问篇》:
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14·43 )
其实发展到现在,“悌”已经不仅仅是指弟弟对兄长友爱,包括兄长对待弟弟,还有姐妹之间。
这里说一个春秋时期卫国的故事。那时的卫国国君是卫宣公,姬姓,名晋,公元前718-700年在位。据中华书局2014年2月马世年《新序》注,《左传》桓公十六年,公元前694年,卫宣公起初与其父的侍妾夷姜私通,生了伋;又为伋到齐国娶妻,见齐女美而自纳之,称宣姜,生了寿和朔。(事又见《史记·卫康叔世家》)
《新序·节士第七》中记载,寿的母亲和朔密谋,想要杀掉太子伋而立寿为太子。便派人跟伋一起在黄河上乘船,要把船弄沉来淹死伋。寿知道自己不能制止这件事,于是便与伋一同乘船,船上的人就没有机会杀掉伋。正当乘舟的时候,伋的师母担心伋会遇害,怜悯他就作了首诗,就是二子乘舟的诗。这样写道:“两位公子一同乘舟,他们的影子在水中飘飘荡荡,想起从前说的话思念自己的儿子,心中十分郁郁不乐。”在这时寿忧虑他的哥哥即将被人所害,便作忧思的诗,这就是《黍离》之诗。这样写道:“我慢慢地走在悠长的路上,心中的忧思无处诉说。了解我的人知道我心中忧伤;不了解我的人,问我究竟在寻找什么。遥远的苍天啊,这究竟是什么人造成的?”

伋再次被派去齐国,打算让刺客看到伋车驾上的旗子,就拦截伋并杀了他。寿阻止伋启程,伋说:“拒绝父王的命令,这不是儿子该尽的孝道,不能不去。”寿再一次和伋一起走。寿的母亲劝阻不住,于是告诫他说:“寿千万不能走在前面。”可是寿却走在了前面,还偷拿了伋的旗子而先走了。就要到齐国的时候,刺客看见了伋的旌旗便把寿杀掉了。

伋赶到之后,发现寿已死,为他代替自己死去而悲伤不已,涕泪交横,悲痛哀悼。于是用车载着寿的尸体回国,一到国境就自杀,兄弟二人便都死了。
因此君子都认为这二兄弟是重义气的,而对宣公的听信谗言而感伤不已。
此事与汉孝惠帝保护弟弟赵王极其相似。

这事与吕太后有关。吕太后是高祖微贱时的妻子,生了孝惠帝和女儿鲁元太后。等到高祖做汉王时,在定陶得到戚姬,很是宠爱,生了赵隐王如意。孝惠帝为人仁慈柔弱,高祖认为不像自己,常常想废掉太子,另立戚姬的儿子如意,认为如意和自己相似。戚姬受到宠幸,常常跟随高祖前往关东,日夜哭泣,想立她的儿子为太子,取代原来的太子。吕后年龄大了,经常留守,很少见到高祖,关系日益疏远。如意封为赵王后,有好多次几乎取代太子,幸亏大臣们诤谏,再加上留侯张良的计策,太子才没有被废掉。

高祖刘邦驾崩以后,吕后最怨恨的人就是戚夫人和她的儿子赵王。下命令把戚夫人囚禁在永巷,而又召赵王来都城。使者往返了好几次,赵相建平侯周昌对使者说:“高帝把赵王托付给我,赵王年龄还小。听说太后怨恨戚夫人,想把赵王召去一起杀死,我不敢遣送赵王。况且赵王也病了,不能奉诏前往。”吕后大怒,就派人召赵相来都城。赵相被召至长安,再派人去召赵王。赵王来了,还没有到达都城。孝惠帝为人仁慈,知道太后发怒,亲自到霸上迎接赵王,和赵王一起回到宫里,与赵王同饮食,共起居。太后想要杀害赵王,找不到机会。孝惠帝元年十二月,孝惠帝早晨出去射猎。赵王年龄小,不能早起。太后听说赵王单独一人在家,就派人拿着毒酒给他喝。等到天亮,孝惠帝回来,赵王已经死了。
这又是一出“废长立幼”的悲剧。无辜的,是屈死的皇室兄弟。

卫宣公之子,伋也、寿也、朔也。伋,前母子也;寿与朔,后母子也。
寿之母与朔谋,欲杀太子伋而立寿也。使人与伋乘舟于河中,将沈而杀之。寿知不能止也,因与之同舟,舟人不得杀伋。方乘舟时,伋傅母恐其死也,闵而作诗,《二子乘舟》之诗是也。其《诗》曰:“二子乘舟,泛泛其景(同影)。愿言思子,中心养养。”于是寿闵其兄之且见害,作忧思之诗,《黍离》之诗是也。其《诗》曰:“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又使伋之齐,将使盗见载旌,要(拦截)而杀之。寿止伋,伋曰:“弃父之命,非子道也,不可。”寿又与之偕行,寿之母知不能止也,因戒之曰:“寿无为前也。”寿又为前,窃伋旌以先行。几及齐矣,盗见而杀之。伋至,见寿之死,痛其代己死,涕泣悲哀。遂载其尸还,至境而自杀,兄弟俱死。故君子义此二人,而伤宣公之听谗也。(《新序•节士第七•第8章》)

吕太后者,高祖微时妃也,生孝惠帝、女鲁元太后。及高祖为汉王,得定陶戚姬,爱幸,生赵隐王如意。孝惠为人仁弱,高祖以为不类我,常欲废太子,立戚姬子如意,如意类我。戚姬幸,常从上之关东,日夜啼泣,欲立其子代太子。吕后年长,常留守,希见上,益疏。如意立为赵王後,几代太子者数矣,赖大臣争之,及留侯策,太子得毋废。

吕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赵王,乃令永巷囚戚夫人,而召赵王。使者三反,赵相建平侯周昌谓使者曰:“高帝属臣赵王,赵王年少。窃闻太后怨戚夫人,欲召赵王并诛之,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病,不能奉诏。”吕后大怒,乃使人召赵相。赵相徵至长安,乃使人复召赵王。王来,未到。孝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赵王霸上,与入宫,自挟与赵王起居饮食。太后欲杀之,不得间。孝惠元年十二月,帝晨出射。赵王少,不能蚤起。太后闻其独居,使人持酖饮之。犁明,孝惠还,赵王已死。於是乃徙淮阳王友为赵王。夏,诏赐郦侯父追谥为令武侯。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瘖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居数日,乃召孝惠帝观人彘。孝惠见,问,乃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馀不能起。使人请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故有病也。(《史记•吕太后本纪第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107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78
发表于 2017-10-23 16: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客家通社区 ( 闽ICP备 12010702号-1 )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170号

GMT+8, 2022-6-28 17:08 , Processed in 0.154647 second(s), 2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